AD
首頁 > 網貸 > 正文

現金貸面臨失血:小貸公司降杠桿 螞蟻金服或最受傷

[2017-12-02 12:41:33] 來源: 編輯: 點擊量:6351
評論 點擊收藏
導讀: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和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近日聯合印發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

現金貸面臨失血:小貸公司降杠桿 螞蟻金服或最受傷1

 

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和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近日聯合印發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對現金貸的資金端進行了嚴格控制,不但之前紅紅火火的資金中介兜底的銀行助貸模式被宣告壽終正寢,以螞蟻借唄為代表的千億ABS融資也觸及到天花板。

 

牌照收緊,卻更一文不值?

 

《通知》要求,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經營放貸業務。這也就意味著,市面上的很多未持牌的互聯網平臺必須放棄現金貸業務。此前也有很多互聯網平臺或上市公司企圖在監管落地之前,快馬加鞭獲取小貸公司牌照,但現在已經宣告失敗。

 

正如《通知》顯示,小額貸款公司監管部門(也即地方金融辦或金融工作局)暫停新批設網絡(互聯網)小額貸款公司;暫停新增批小額貸款公司跨省(區、市)開展小額貸款業務。已經批準籌建的,暫停批準開業。事實上,11月21日,互金整治小組就已經下發了《關于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

 

上周,步森股份和新國都便雙雙宣布終止了參與設立網絡小貸公司的計劃。11月22日晚間,步森股份發布擬終止參與設立西安星河網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公告。當天,新國都也公告決定終止設立全資子公司海南新國都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此前,拿小貸牌照者紛至沓來。據****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國共批準213家網絡小貸牌照(含已獲地方金融辦批復未開業的公司),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記。其中,2017年年初至今新設網絡小貸公司數達到98家,超過2016年全年總和,是2016年全年的1.66倍。

 

雖然看起來牌照收緊,現有的牌照應該價格水漲船高,但是更多人大呼“網絡小貸牌照一文不值”。《通知》對現金貸資金來源加了不少“條條框框”,獲取銀行、P2P資金受阻,小貸公司杠桿率又被限制,現金貸市場急劇收縮,大洗牌不可避免。

 

銀行再也不能躲在現金貸背后掙無風險的錢

 

《通知》顯示,銀行業金融機構與第三方機構合作開展貸款業務的,不得將授信審查、風險控制等核心業務外包。“助貸”業務應當回歸本源,銀行業金融機構不得接受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應要求并保證第三方合作機構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費。

 

這也就意味著現有的第三方兜底的銀行助貸模式被徹底叫停。

 

不少現金貸的“金主”是銀行,這種模式通常會被粉飾為“助貸”。助貸顧名思義,就是幫助有放貸資質的持牌機構放貸,賺取中間差價和費用的行為。不少互聯網金融平臺在監管收緊、資金短缺的情況下,選擇從銀行拿錢。對于此種現象,澎湃新聞曾經在《暴利的現金貸公司背后,銀行、信托等在源源不斷地提供資金》一文中有詳細說明。

 

但銀行作為更為老牌的金融玩家,怎會愿意輕易涉足在其眼中是“次級貸款”的互聯網金融呢?奧秘就在于一紙“抽屜協議”。

 

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對澎湃新聞表示,一些助貸機構與金融機構簽署“抽屜協議”,由助貸機構為金融機構某些借貸合同承擔無限連帶責任,有時候還要求助貸機構的實際控制人、CEO在合同上簽字,以個人全部財產作為連帶擔保人之一。

 

掙錢了可以分一杯羹,虧本了第三方平臺扛,銀行何樂而不為呢?

 

但風險暗含其中,一旦以貸養貸的把戲玩不下去,壞賬過高,助貸機構無力支撐,則有可能觸發風險警報。

 

開鑫金服總經理周治翰表示,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一些助貸機構為了“沖流量”而放松了信用審核等風控環節,這可能會帶來兩個主要影響——一是信用審查、風控工作不嚴,導致壞賬增多,造成風險向銀行、信托等資金提供方傳導、擴散;二是讓不應該獲得貸款的人獲得貸款。這些客戶或還款能力較低、或金融風險意識較差,甚至存在惡意騙貸等行為,有可能會給借款人造成征信污點和經濟損失。

 

“按照‘穿透式監管’的思路,以上行為實際上還是會被認定為:助貸機構扮演信用中介,深度參與借貸法律關系,甚至就是拿持牌機構當‘通道’,自行放貸。這種畸形的發展路徑,可能會引發金融風險事件,屆時,銀行等機構也被拖下水,”肖颯表示。

 

除了直接提供資金之外,此前銀行,特別是城商行和信托,尤其鐘愛基礎資產為現金貸的場內和場外ABS(資產支持證券),但《通知》也禁止了這一條為現金貸“輸血”的路徑——銀行業金融機構及其發行、管理的資產管理產品不得直接投資或變相投資以“現金貸”、“校園貸”、“首付貸”等為基礎資產發售的(類)證券化產品或其他產品。

 

P2P網貸也不能再為現金貸“供血”。

 

在《通知》中有一條是“加強小額貸款公司資金來源審慎管理”,其中提到,“禁止通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融入資金”。而P2P方面,也被要求“不得提供無指定用途的借貸撮合業務”。這種無指定用途的撮合業務,事實上就是現金貸。

 

螞蟻金服或最“受傷”

 

這次“斷糧”,恐怕最受傷的是螞蟻金服這家全國最大的現金貸公司。

 

同樣在“加強小額貸款公司資金來源審慎管理”這部分,《通知》稱,“以信貸資產轉讓、資產證券化等名義融入的資金應與表內融資合并計算,合并后的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暫按當地現行比例規定執行,各地不得進一步放寬或變相放寬小額貸款公司融入資金的比例規定。”

 

上述規定意味著,螞蟻金服通過場內ABS動輒融資千億的好光景不再。

 

小額貸款的資產證券化近兩年來發展神速。據萬得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前11個月,小額貸款的資產支持證券(ABS)發行規模分別為144億元、726億元和2421億元。而螞蟻金服,可以說是其中的最大玩家。根據澎湃新聞不完全統計,今年1月至10月末,重慶市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發行37個ABS項目,融資總額為1006.4億元,這部分主要是給螞蟻借唄“供血”。此外,根據日前披露的《螞蟻借唄系列2017年度第一期資產支持票據募集說明書》,螞蟻小貸成功在交易商協會申請注冊發行資產支持票據總額300億元,第一期發行金額30億元,這是螞蟻小貸首次發行資產支持票據(ABN),其是由交易商協會主管的ABS產品,在銀行間市場發行。

 

重慶市螞蟻小微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今年前10個月也發行了38個ABS項目,發行總額為997億元,這部分“輸血”的對象是螞蟻花唄。不同于符合《通知》中對現金貸的定義的螞蟻借唄,螞蟻花唄是有場景的互聯網貸款,在此不納入計算。

 

但即便是這樣,螞蟻借唄的ABS融資金額也超過了千億,如果把這些全部納入表內融資計算,融資總額與資本凈額的比例驚人。

 

需要注意的是,根據《重慶市小額貸款公司融資監管暫行辦法》,重慶小貸公司的杠桿倍數最多是2.3倍,而螞蟻商誠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的注冊資本金是18億元。

 

螞蟻金服再也不能通過加碼ABS做大現金貸,形成規模性盈利。對于超比例規定的小額貸款公司,《通知》要求,制定壓縮規模計劃,限期內達到相關比例要求,由小額貸款公司監管部門監督執行。

查看更多:

為您推薦

免费网站免费污污视频